第一百三十八章 孙老二的垂死挣扎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面对墨七重的疑问,叶枫想不出答案来。

耳边传来墨七重幽幽的长叹声:“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年来你的所有经历,你走的每一步,包括你身边的亲人、朋友,都像是被冥冥之中安排好了一样,让你有一种被命运操纵的无力感?”

叶枫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这种感觉绝大多数人都偶尔会有,无论你如何的努力,如何的精准计划,可是始终还是那句老话“人算不如天算”,最终事情的结局,人生的走向往往总是会大大的出乎你的预料,甚至于以一种毫无道理的方式不讲理摆在你的面前,让人感觉哭笑不得。

正是这种被操纵的无力感,使得人们开始相信命运,相信宗教,相信神的存在,相信那些像人生一样神秘又无法解释的东西,希望能够从中寻求到精神上的慰籍。

“如果,”墨七重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悠远,似乎从很遥远的地方飘过来,“假设在背后操纵着你身边的这一切的,其实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命运或者神灵呢?”

叶枫怔住了,之前他从来没有像这样想过。

回想起这些年来他说经历的事情,当初他在华山秘窟之中被活埋之时,孙老二据说是受人所托,带着关中老孙家的人适时的出现,把他救出生天。

当他在嵩山听涛山庄面对天下第一剑客林随风,占尽下风之时,是唐大不顾一切杀出一条血路,赶到了身边相助。

当他在京城中陷入厉鬼杀人的迷案而无法自拔的时候,却得到了京城之中众多人士的大力帮助,其中甚至还有两代刑部总捕头常漫天、常无义父子,甚至于还有权倾朝野的汉王殿下朱高煦,没有他们的帮助自己绝无可能勘破迷雾,令真相大白于天下。

而当他在兰州城中面临西宁小侯爷宋琥带领的虎狼之师围城的危急时刻,又是隆平侯张信的密信,令西宁侯手下诸将临阵倒戈,逼迫得宋琥不得不退兵,令兰州城化险为夷。

而当叶枫在杭州面临诈死的雷破天策划的屠杀唐门江南分舵的阴谋之际,又是凑巧经过的隆平侯张信,带领卫队截住了前往增援的雷家精英,这才令得雷破天计划破灭,叶枫再度逃过一劫。

一直到不久之前在西安城中,十殿阎罗之中的五官王凤凰姑娘,散布蛊毒,制造瘟疫,并且下毒想要毒害自己,若不是西安知府赵宗儒调动军队,处置得当,没有他的帮助只怕叶枫也很难找出蛊毒的根源,查明真相。

仔细想一想,这几年来的这一桩桩一件件,每一次当自己遇到困难危险之时,都能够逢凶化吉,安然无恙,因此甚至被人们称为天下第一聪明人,而且福大命大,如有神助。

其实每一次遇见这种时候,他都会得到旁人的鼎力相助,渡过难关。而这些人,甚至于有的之前完全不认识,毫无交情可言,却无一例外的全都义无反顾的全力相助。

至于自己身边的这两位结义兄长,解祯亮和张胖子,更是一直以来同生共死,共同面对所有困难,甚至于在许多时候他们都起到了不可或缺的关键作用。

叶枫一路以来经历的这些福大命大绝对不仅仅是侥幸,他的如有神助其实是得到了这些人的帮助,他们就是叶枫生命中的贵人。对于他们,叶枫心中是充满了深深的感激的。

然而现在,墨七重却说他们的背后,全都有着某个人或者某种势力在暗中操纵,这可能吗?

叶枫不能相信。

他也不愿意相信。

可是他却无法解答墨七重之前的那一连串的疑问,无法完全推翻否定掉他的想法。

所以,叶枫只能沉默了。

望着沉默的叶枫,墨七重不无惋惜的叹了口气,说道:“不论之前爱暗中操纵着这一切的人是谁,即便是你真的如有神助,到今天你的路也已经走到头了。就算真的有神仙,恐怕也救不了你了。”

叶枫一愣,脱口问道:“你想要杀我灭口?”

墨七重望着手中的墨剑,轻叹道:“今日我得到了大禹九鼎的秘密,等于找到了打开上古宝藏大门的钥匙,却也如同双手捧着一块烫手的火炭。无论藏身在

你背后的那个人究竟是谁,我无异于虎口夺食一般抢夺了他的东西,一旦传扬出去,他岂肯罢休?”

“这个人能够在你身边布下这样的局而令你毫不自知,其势力之大可想而知,我可不敢轻易冒险。因此刚才才会尽量把你身边的其他人全都调走,如今孙老二和梅老头都已经垂死了,就剩下你一个人,我才能有绝对的把握。”

“再说了,如果那个预言是真的,你就是那个能够寻得上古宝藏的关键之人,我又岂会留下你来和我竞争宝藏?当然只有斩草除根,以除后患。”

叶枫眉头一皱,墨七重也提到了“预言”。

这个所谓的“预言”他已经不止一次的从不同的人口中听到了,可是却还完全不知道这预言究竟是什么。

他忍不住开口问道:“预言?什么预言?”

墨七重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是刚要开口,想了想,却又欲言又止了,只是淡淡的说道:“这个说起来话就太长了,你没有必要知道。”

叶枫隐隐有些失望。

他抬头望着眼前这个他曾经非常敬重的七叔,忽然有一种十分陌生的感觉,就好像他从来也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一样。

他指着地上血流如注的孙老二和奄奄一息的梅老头,最后叫了他一声:“七叔!难道就为了你想要摆脱你的不治之症,就为了你的一己之私,就要牺牲掉这么多无辜的生命么?为了这个宝藏,二十年前死的人还不够多么?”

面对叶枫的质问,墨七重有些默然了,沉默了一会儿,他的神情忽然变得激动了起来:“没错,我只不过是为了我的病,我的自私,可是我只是不甘心,不明白,为什么从小到大,我就什么都比不过你师傅和你父亲?为什么所有人都会觉得他们比我优秀,都认为他们是担当墨家巨子的不二之选,而我从一开始就只不过是个陪衬而已,根本就没有希望?”

“就算到了最后,我真的当上了巨子,我想要做些事情,想要证明他们全都看错了,我才是担当墨家巨子最合适的人选,只有我能够带领墨家走向复兴。可是为什么偏偏在这时候,却发现我患上了不治之症?老天这样的安排,对于我而言,公平吗?”

望着墨七重脸上的激愤之色,叶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和忽然一点也不恨眼前的这个七叔了,因为他也不过只是个被命运玩弄于股掌之间,不甘心的可怜人而已。

他的手缓缓的摸向了腰间的佩刀,低声自语道:“看来,这一战真的是无可避免了?”

墨七重扬起手中的墨剑,有些鄙夷的看着叶枫,说道:“你觉得你有机会与我一战?当年你师傅的魔刀,也不过只比我略胜一筹而已,你不过只是他的徒弟,难道还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胜过你的师傅不成?”

“何况我和你的师傅从小一起长大,同门学艺,对于他的武功路数我是了如指掌。这么多年来,我每一晚在脑中都会回想他的那些招数,都会思索破解之法,经过这么多年,即便当真面对你师傅,只怕我也是稳操胜券,更何况是你了?”

墨七重的这番话,叶枫仿佛完全没有听到,是毫不为所动。

等到他的手握住腰间的刀柄的时候,墨七重满脸的鄙夷之色忽然一扫而空,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惊讶的表情。

因为当叶枫握住刀的时候,他的整个人,全身的气势,全都改变了,就如同他就是一把刀,一把无坚不摧的宝刀,散发出丝丝令人发寒的杀气!

墨七重不禁一扫之前对于叶枫的轻视之心,因为他记得,即便是当年,魔五楼也没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带给他这样的压迫感。

其实他忘记了,这些年他虽然一直在研究魔五楼的武功,在他的记忆力,却还只是停留在当年的水平。

然而魔五楼这么多年以来的武功进境,只怕早已超出了他的想象。

而对于叶枫,当初他在兰州城中初见之时,叶枫身上的金蟾之毒还时常有发作,全靠着程姑娘制作的药强行压制住,因此他根本不能使用武功的,他的实际水平,墨七重其实是一无所知的。

后来在楼兰古城

经过了变故之后,叶枫体内的金蟾之毒已经逐渐和他的体内血液融为一体,甚至于还因此唤醒了潜藏在身体深处的潜力,他现在的武功只怕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了。

墨七重此刻看见叶枫身上散发出的逼人的刀意和杀气,心中不觉一凛,只感觉到这恐怕是他面对过的最强的对手,不得不暗自警惕,全神应对。

就在他手握墨剑,全神贯注于叶枫身上的时候,原本倒在地上血流如注,眼看就快要奄奄一息的孙老二,却忽然动了!

他的身形忽然一跃而起,一拳砸在了墨七重的背心上。

这一拳拼尽了孙老二几乎最后的全部力量,一拳砸出的力道何止千钧,以致于用力过猛,他自己也口中鲜血狂喷。

还好墨七重反应快,见机得早,及时闪身卸掉了孙老二拳头上大部分的力量。饶是如此,他也感觉到胸腹之间遭受剧震,隐隐作痛,口角沁出了一丝鲜血。

他对着孙老二怒目而视:“你,你竟然还没死?”

孙老二口中一面喷着鲜血,一面哈哈大笑道:“你这老东西,居然偷袭我,现在让你也尝尝被人偷袭的滋味。怎么样,感觉还不错吧?”

墨七重愤怒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他强压着涌到喉头的逆血,一时倒也说不出话来。

孙老二深吸了一口气,忽然一转身,把手中紧握着的那一叠拓印着大禹九鼎铭文图案的蜡纸塞到了叶枫手中,低声只说了两个字:“快走!”

叶枫摇了摇头,他不走,他不想走。

这个时候,他怎么能扔下重伤的孙老二,一走了之呢?这样的话,他今后将如何面对自己?

看着叶枫不走,孙老二有些急了,用极快的速度说道:“我们在这里耽搁得太久了,通道关闭的时间就快到了,一旦关闭,所有人都无法出去,这里的一切真相,还有这蜡纸上的秘密就全都会被埋在这里。你现在必须马上走!”

话音未落,耳边就响起了墨七重的冷哼声:“垂死挣扎!”

一阵极为尖锐的破空之声,墨七重的墨剑已经到了!

墨剑直指孙老二的咽喉,墨七重对于孙老二的偷袭显然是恨极,已经立心要把他立毙于剑下!

这一剑快若闪电,眼看孙老二还在顾着和叶枫说话,已经全然没有机会闪避了。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忽然从地上弹了起来,挡在了孙老二的面前!

“噗嗤”一声,墨剑整个的没入了这个身影的胸膛之中,定睛一看,这个奋不顾身为孙老二挡剑的,竟然是刚才奄奄一息了的梅老头!

墨七重也吃了一惊,立即拔剑后退,剑一拔出,梅老头的身体一软就往地上倒去。

孙老二抢上一步,一把扶住了梅老头,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为什么?你不是,应该很恨我的么?”

梅老头望着孙老二,眼神逐渐黯淡了下去,用微弱的声音说了一句:“我早就,原谅你了,因为,我们是,朋友!”

语声一落,梅老头在孙老二怀中全身一软,已然气绝身亡。

孙老二抱着梅老头渐渐凉去的尸身,脸上老泪纵横,片刻忽然用尽力气大吼了一声:“快走!”

这句话他是对叶枫说的。

叶枫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眶也觉得有些湿润了,他不再坚持,转身向着甬道外展开身形,全力急奔。

因为他明白,此刻他手中的东西,远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他一定要把它带出去,决不能让梅老头和孙老二白白的牺牲。

这世间,原本就有很多东西要比生命还要重要。

譬如,友情。

看见叶枫逃走,墨七重急了,立即便要追去,孙老二忽然站起身来,挡在他的面前。

刚才还面如金纸,摇摇欲倒的他此刻却双目炯炯有神,站得如同一尊铁塔一般,矗立在墨七重面前,发出呵呵大笑:“老家伙,别想走,你就和我们一起永远埋葬在这里吧!”

叶枫此刻已经飞身奔出了长长的甬道,在他的身后,回响着孙老二那激扬悲愤的哈哈大笑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