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姜承远的怒火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北山慕白惊呆了,这群人烧杀抢掠,那是无恶不作,他们北山一族,已经有快近百年没有出世过了,在这里每天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他们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手机,什么是电视,完全从事着古老的方法而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他们每日研究的只有医术跟国术,从来不与人争夺什么,即便是这样,还是遭到了这样的大祸。

他们祖宗的坟地可就在百花谷之中,他们死了不要紧,若是让这群畜生,把祖宗的坟地都烧了,那才是对不起九泉之下的先祖啊!

“啊!”

北山慕白疯狂,强行聚集身体内的潜力,想要最后一战,锁在他琵琶骨上的锁链,在这一刻,竟然铛的一声,全部被挣开。

“老祖宗,不可啊!”

“不要啊,我们愿意代老祖宗去死,老祖宗不要!”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是北山老人在拼命,这是在聚集自己体内的实力,要拼死一战,这也是个极尽升华后的一战,这一战过后,只怕北山老人的生命要走到尽头了。

“为了保护我的族人,我义无反顾。”

北山老人在这一刻站起来了,犹如伟岸的巨人,将北山一族的希望,再次承载了起来。

他原先佝偻的身躯,变得高大笔直,那浑浊的眼睛,陡然间有了无穷精光,那双手上的青筋都显现了出来,他的身体上,陡然间冲出一股青光。

“啊!”

咚!

北山老人仰天长啸,那灰白的青丝挡住了半边充满冷意的眸子,那冷冽的杀机,让所有黑衣人都倒退了一步。

“老东西,你以为你还如当年吗!”黑衣人首领大怒,这老家伙竟然还要挣扎!

他纵身一跃跳到了北山老人的身边,挥动手掌,一掌劈了下来。

北山老人,身上还缠绕着铁链,他一把将身体里的铁链彻底拔出来,鲜血与铁链齐飞,朝着那黑衣人首领,直接甩了过去。

啪!

这一击的力量,让人感到心惊,那黑衣人首领也不是敢硬接,他连忙倒退,身手非常的快。

北山老人这一击,已经爆发出了悟道境的实力,一击落了下来,铁链打在大地上,连地面都裂开了,可见这一击的威力。

“你们都让开,我要杀了这个老疯子!”黑衣人首领大怒。

不过是一群困笼野兽,竟然还敢这么嚣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黑衣人手中磨出一把血色的长剑,这长剑有种妖异的颜色,看着去,让人觉得像是一把妖兵。

咻!

黑衣人首领快速踏步,迅速逼近了北山老人,血剑直刺下来,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刺出,无比的刁钻。

北山老人不惧,他朝前走去,手中的铁链猛地抡动下来,朝着对方又是一链,同时,十八圣拳横扫而出,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冲来。

铁链被那黑衣人首领躲开,血剑刺了进来,但是北山老人的拳头也砸了过来。

以命搏命,这速度真的无比骇然,让人心惊胆颤。

扑哧!

北山老人身子一晃,避开了要害,削减刺入了他的肩头,但是那黑衣人的却是胸口中了一拳,被震飞了出去。

“首领!”

一群黑衣人围了过去,把北山老人挡住,同时,黑衣人群众另外一名悟道境出手了。

“你们先把张兄扶到另一边,这老疯子,让我来对付。”景逸说道。

“景兄,小心啊,这老疯子的拳法厉害,我着了他的道。”黑衣人首领说道。

“你先休息,别伤了根本,这老疯子,我一人足以。”景逸说道。

这两人的交情显然不错,北山老人毕竟是丹劲高手,只不过凭借提聚体内的生命气机,短暂爆发出了堪比悟道境的实力。

这实力保持不了太长,他身体里的生命力,在快速的流逝,可是他身后的族人,必须要他去保护。

“滚开,都给我滚开,不得伤我北山族人!”

北山老人此刻也是完全疯狂,挥动着铁链击杀了不少的黑衣人,那铁链都快要变成血链了。

不少的北山族人都在大哭,他们都知道这是他们老祖在世上的最后一战了,他们老祖体内的生命技能,在快速的流逝。

他知道,老祖只怕活不过一个时辰了。

“姜兄,我能做的都做了,剩余的便看你了。”北山老人望了一眼天空,眼神之中已经是有了一份释然。

“你们快跑,快去禁地,除非是姜兄来了,否则你们一个都别出来。”北山老人大吼。

“老疯子,给我拿命来。”

不远处,剑又到了,那剑上蕴含的杀气,犹如玄冰一般,刺激着人的灵魂一阵激荡。

北山老人以手接剑,手掌硬生生的抵住了那景逸的手中的剑,景逸惊诧无比,这老疯子竟然还有这等实力!

咔嚓!

手臂随着那剑一起断了,北山老人冷漠无比,没有丝毫的动容。

一些北山族的人已经在逃窜了,他们也是上古医道的传承者,解开这迷香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看到自己老族中在为他们拼死一战,所有人都心中发酸,浑身感觉到不舒服。

因为老族中是为了他们在跟敌人拼杀,如果没有他们,老祖宗或许可以走!

“我要留下来,我要跟老祖一起作战。”

一名年轻人执拗的很,说什么都不肯走,他的面容很清秀,倔强的小脸上写满了不甘。

可是无奈,他年纪太小了,根本没有多少的力量,不过是在逞能,最后被家族中的长辈打晕,直接抗走了。

族长北山望川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知道自己不能够逞强,他很想留下来跟老祖一起同进步,可是他知道如果自己留下来,老祖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嘞

现在正是部族生死存亡之际,他如果贸然进攻,只会给老祖留下遗憾。

北山望川一咬牙大吼道:“走,都走。”

有些族人不甘,想要冲上来,全部被北山望川给阻挡住了,没必要做这些无畏的牺牲,如果可以等待,他们希望会有人来救他们。

这个时候,姜离跟姜承远已经来到了谷外,看到一地的血迹,心惊不已,尤其是老爷子脸上,姜离从未在其脸上读到过这种表情。

他一直以来,就觉得自己的爷爷是个乐天派,从来不会有愁容,可是一路上走俩,姜承远难得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不断的在加速。

地面上的血迹,足以说明了一切,百花谷正在遭逢大难,而这一切大难的源头,可能就是因为自己。

姜承远心中满是愧疚,自己就不该让百花谷守护那样东西,自己应该早点来。

可是现在他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事情已经发生了,至尊堂的进攻,已经成为了不可改变的东西。

他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他最大的能力去补救,能救多少北山族人,就救多少。

“北山兄,是我害了你啊。”姜承远叹息。

终于,他们穿过这座狭窄的通道后,终于来到了百花谷的内部。

当他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的时候,眼睛顿时红了。

“慕白!”姜承远大吼。

声音荡入云霄之中,震得耳朵都要聋了。

“姜兄,你终于来了!”北山慕白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北山望川此刻也看到了姜承远的身影,脸上也是露出了笑意。

“姜大伯来了!”

“是承远来了吗?”族中一位年迈的老人,跟姜承远同辈,但是却苍老的不成样子了。

一看就是精气丧失掉了大半,估计是受过什么严重的伤。

所有的北山族人,脸上终于都露出了希望,姜承远终于来了,此时,姜承远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救星,所有人都在欢呼,因为黑暗终将离去,光明马上即将到来。

景逸脸色难看无比,还是被这个北山慕白给拖到姜承远来了,他脸色阴沉,似乎在思考对策,来之前至尊说过,一旦遇上姜承远,必须马上退走。

可是现在,那仅可以容纳一人穿行过的通道,被一名青年挡住了。

“大家快撤!”景逸果断下达了逃跑的命令。

可就在这个时候,天色忽然间暗淡了下来,百花谷的上空,隐隐有乌云浮动,天启沉闷无比,压得人胸口都喘不过气来。

所有的黑衣人都不约而同的抬头望向天空,那天空处的颜色,无比的昏暗,看起来,像是要下雨了。

景逸率先动了,手持短剑,朝着姜离杀去。

姜离岿然不动,手中的出现了一把黄金神剑,他滴血在剑上,顿时那剑身明亮了起来。

“斩!”

姜离长喝一声,手中的昆吾剑顿时化作了一道巨大的剑光,这一刻,他身与剑合,宛若要斩破这天地一般。

咚!

剑芒压落下来,那景逸惊诧无比,挥剑去抵挡,可是他又如何抵挡的住昆吾剑的锋芒,那断剑直接崩裂,人更是被剑气直接立斩,化为了两截,鲜血洒落了一地。

满场一片哗然,这是哪来的妖孽,看年纪也就二十岁出头吧?竟然可以斩杀悟道境的高手,这实力,也太变态了,简直就是非人一般的存在!

“太可怕了!”

“简直太可怕了。”

一群黑衣人惊诧,情不自禁的倒退。

“爷爷,这出口我为你挡住,尽管杀吧。”姜离此刻已经感受到了姜承远心中的怒意。

姜承远面无表情,看着这一幕,有些呆滞,他多少年未曾出现过这样的表情了,此时此刻,他的心犹如万箭穿心一般,悲痛无比。

“姜兄,我做到了,那东西我替你守住了。”北山老人大笑。

因为他遵守了自己的承诺,在他们这一辈人当中,有时候承诺远比性命要重要的多。

“愚蠢,你为什么这么愚蠢!”姜承远破口大骂。

所有人都呆住了,姜承远走到北山老人的身旁,将其扶了起来。

“承远,我做到了,我不再是那个废物,不再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