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抓回来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时冲进去,蒋羌也注意到那些赌徒的表情,那是发自内心的惊恐和紧张,是演不出来的。

蒋羌皱了皱眉头,他觉得秦山海说的不错,那些赌徒根本没料到警察会忽然冲进来,可仓库里的情形又说明里面的人早一步收到消息,一瞬间仓皇逃窜出去。

可关键的问题是,为了防止他们逃跑,在准备进攻之前,就已经布置警力堵住了夜总会前后的出口,他们就算是察觉到了危险,也根本逃不出来,那这件事情就很矛盾。

秦山海深吸了口气,语气很凝重:“肯定是出问题了,这里面肯定有我们没想到的情况。底下的那群赌徒并不像是知道警察要来,而仓库里那凌乱的场景又代表着,里面的赌徒收到了警察要来的消息,在几分钟内仓皇逃窜,甚至连展台上的人都没有带走!

那就代表着仓库里的人,在警察没有进入夜总会的时候,就已经从地下室出来了,可他们是从哪儿出来的?再一个,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行动的时间?为了防止被他们发现,咱们可是分了好几辆车,拐了几个大弯才来到夜总会的路上,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为的就是不让他们发现,可最后他们还是逃了!”

两人对话间,都透露着狼狈,秦山海越说越烦躁,脸上犹如涂上了一层黑漆,心口一股股抽的生疼!

当冷静下来仔细分析,秦山海知道,这次又慢了一步,就是短短的几分钟,那群最重要的目标,已经消失在他们视线之内!

蒋羌的眉峰紧紧皱起,他与秦山海一样,都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难道仓库里的那群赌徒,现在还在这个夜总会里面?”

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他们现在无法确定,仓库里的赌徒是不是从地下室逃了出来,也就无法确定,他们现在还在不在这个夜总会里面。

自始至终,都有民警在地下室唯一的入口守着,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人出入,既然没有不再地下室,那就在他们进入地下室之前,仓库里的人就已经逃出了地下室!现在早已经没了踪影,最为重要的目标抓捕目标丢失,也意味着这次行动的失败。

“我觉得,恐怕不在了,附近就是闹事,隐入人群太简单了。”秦山海摇头苦笑,眼神中慢慢布上一层迷茫的神色:“这次我们又出岔子了,到底是哪儿出的岔子?!我们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每提出一个意见都在心里掂量几遍,都这样了还能出问题,到底是我们能力不够,还是那群人太过狡猾?”

蒋羌明白秦山海的心情,他此刻也很沮丧,无奈的笑了笑:“你先别着急,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我们挨个的盘查一遍,应该能

获取一些线索!”

夜总会附近是川流不息的人群,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一旦逃走,他们很难找得到,而且对方都是老油条,这一次肯定惊了,一时半会不可能露面,怕的就是这种情况,太被动了。

秦山海握了握拳头,闭上眼睛,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他们在夜总会内忙活了一夜,重案组的每一个成员都没有合过眼,即使累到头晕眼花,审查工作仍旧在进行!

这一晚上,把夜总会内扣下的一百多人,统一筛查了一遍,身上有嫌疑的都被控制住,再加上那些地下室内的赌徒,一共有七十多人,被他们带回了县局。

完成了第一遍筛查,第二遍马上开始,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情耽误不得,一旦出手就必须要快准狠!

医院那边的事情冯哲在盯着,秦山海他们则留在县局,对那七十多人进行进一步的甄别讯问!

为了能尽快完成讯问,蒋羌把人分为两组,一组对那些地下室内的赌徒进行筛查,另一组则对夜总会内身上有嫌疑的人进行讯问。

秦山海被分在了第一组,这是一项繁杂又枯燥的工作,已经累了一天一夜,仍旧没有丝毫困意。

再审问那些地下室里的赌徒时,秦山海的双眼早就已经布满了血丝,有几个赌徒都有些看不过去了,还一脸巴结的说让秦山海要不然去休息休息,当警察很辛苦之类的恭维之辞。

这些话听在秦山海耳朵里显得格外刺耳,如果没有这些赌徒,他们也不至于这么闹心。

这些赌徒大部分都是衣冠楚楚,看起来成功人士居多,来到局里后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大部分是抱‘着罚点款别拘留’的态度,感觉参与赌博并不是大事,甚至还试图跟民警攀交情,说认识这个队长,认识那个领导的,蒋羌听的心烦,让他们全部面朝墙站着才算消停。

秦山海攥着钢笔皱着眉头,对着一个戴眼镜穿西服的男子问道:“我再问你一遍,仓库的事情,你一点都不知道?”

西服男子苦着脸说:“警察同志,我都说了无数遍了,我真没进去过,我是被我朋友带到地下室去的,就小玩了两把,我根本都没有资格去仓库,能进仓库里面玩的,都是那些身份很神秘或者大富大贵的老板,我的确手里有两个小钱儿,但跟那些人一比,根本靠不上边儿!这个地下赌场管理挺严格的,像我这样水平的就只能在外面玩玩,我也特别好奇,那个仓库里到底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有一次我还故意靠近去看,在入口处就被保安给拦住了,虽然说的挺客气,但我也知道是进不去的,对了,我还看到过,那

次有个赌场的工作人员,是个小年轻,好像是新来的,可能不了解情况,就往仓库方向去,被保安抓着衣服领子揪出来了,还警告小年轻说,睁大眼看清楚路,如果再乱闯就直接打断腿,从那之后,我来玩就在大厅,也不敢往那仓库靠了!”

“仓库里玩的大?所以管得严?”秦山海问道。

西装男子继续答道:“我觉得应该是,说实在的,我去那个地方就是消遣娱乐,玩的不大,那个仓库他们讳莫如深,弄的很神秘,我知道自己的斤两,我是去玩的,不想惹事,所以里面的事我是一点都不知道。我只知道进入仓库里的人,都显得特别兴奋,摩拳擦掌的好像里面有特别刺激的玩意。”

秦山海一边听着西装男子叙述,一边在本子上记下,这是他审问的第五个人了,几乎每个人的说法都差不多。

他们知道仓库里经常聚集着一伙人,但是那伙人的身份很特殊,从社会地位上来说比他们要高级!

只要够资格进去的人,都表现出了兴奋,好像里面有更刺激的赌局,比外面要好玩很多。

秦山海自然知道,进仓库的人是参与赌命,比外面正常的赌钱要刺激,很多人都好奇,但又不敢靠近。

可见地下室的掌控者,对保密性看得很重,平常不让普通赌徒靠近,也不让他们知道里面有什么,所以他们也只能好奇加兴奋,但却永远也接近不了那个仓库!

秦山海叹了口气,已经没心思继续问了,这些抓到的赌徒中,并没有值得注意的人,都能查得到身份地址,都是一些公司的经理或者赚到些钱的小老板。

“好了,最后几个问题,昨天你是什么时候去的地下室赌场?你在地下室赌场玩的时候,有没有看见有一批人从仓库里冲出来往上走?或者冲出来跟你们混在一起?”秦山海继续问道。

西装男子摇了摇头:“我是吃了中午饭后,去的地下赌场,我倒是看见有不少人进仓库,但却没有看见有人出来。从我在那儿玩开始,直到你们冲进来,仓库里都没有出来过人。”

秦山海闭上了双眼,心情有些沮丧,按部就班的问:“你仔细想清楚了再下结论,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要负责任的,你如果撒谎或者故意给谁打了掩护,将来要追究你法律责任,你确定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西装男子听到秦山海忽然严肃的语气有些吃惊,他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说:“没有没有,我没有撒谎,我也没想着给谁打掩护,我每一句话都是真的!不信你问问被人,大厅里不止我一个人,别人都没看见,在你们冲进来之前的那段时间,我一直在跟别人闲聊天呢

,没有下赌注,那段时间我真没看见仓库里有人出来,警察同志,我懂法,我拖家带口的,可不敢包庇谁,就盼着赶紧处理掉这个事,以后我都不赌博了。”

秦山海看了他一眼,又是这样的回答,都是固定答案,几乎每个人都是这么说,只是看见有人进去了,但却没看见有人出来。

经常在那个赌场里玩的,都知道那个仓库只有一个门,从那个门进,也从那个门出来。

可恰恰是行动的当天特别诡异,都看到有人进去,就是没看到有人出来,直到警察冲进去打开仓库的门,却已经人去楼空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