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再见泰初(二)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希音离他们离得远,没有听清他们这边在说什么,她本能的想远离泰初,又担心那两个姓冷的跟泰初一起出手对付夏清宁,因此一直站在那里不动。

冷星宇将剑入了剑鞘,满眼探究的望着楚希音,觉得这个满嘴火药味儿的小仙子很是对他胃口,“喂,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客居花族?”

楚希音将对泰初的敌意很快转嫁到了冷星宇身上,回怼了一句,“我是你们的敌人!”既然你们关系那么好,那多一个敌人怎么了?她楚希音小心眼儿,没有大局观,不管什么花族和灵界的交情,只要是泰初和青莲的朋友,她都当他们是敌人!不行吗?不可以吗?凭什么他们可以以权压人?凭什么他们可以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媚儿?

现在就是冷星宇再迟钝,也明白这楚希音似乎有意针对他们了!

“在下似乎没得罪过姑娘?”冷星宇道。

楚希音握紧了三生,她很想冲过去告诉他,你怎么没有得罪过我?你们灵界收留泰初和青莲,就是得罪我了,就是伤害我了!她忍的一双眼睛都要喷火了,可入目的大片宫殿和满目繁花又不断的提醒着他,这里是花族!不是人界,不是她能肆意妄为,有无数人护着的地方。

她落下了两行眼泪,不甘的眼泪,这眼泪如同烙铁,烫着了冷星宇,他立时就手足无措了,“我说你别哭啊!你一哭,本王子就说不清了!”

楚希音持剑抵住了他的咽喉,“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你!”她明知道自己在迁怒,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望着那双满是杀气的眼睛,倔强的小脸儿,冷星宇心底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从小到大,他所遇到的女子都是恭顺的、温柔的,何曾遇到过如面前女子这般倔强、有个性的。

那边,冷玉儿望着泰初不敢置信的表情和无措的模样,又是心疼、又是束手无策。他不用她扶、不用她安慰,他不要她看到自己这般狼狈的模样……

“在人界的时候,夏某有所顾忌,不敢伤你们母子分毫,可在天上,夏某还真没这个担忧!”大不了他在仙界重组真身,做回他的上神道一。

当然,泰初也不笨,“你到底是谁?”他直觉夏清宁并非一个简单的修士!

“到时你们就知道了!”夏清宁寸步不让的瞪着泰初,瞪的泰初浑身如同冷水里捞出来的一般,他不明白夏清宁怎会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与他对视之下,自己就身不由己的胆寒。

“希音!”夏清宁唤了楚希音一声。

冷星宇听到这名字,不由唇角微微上扬,原来她的名字叫希音!

楚希音转身走向夏清宁,在路过泰初身边时丝毫犹豫都没有,连正眼都没有瞧他。她知道泰初从某些方面讲是无辜的,可同样是儿女,一个被害的那么惨,尸骨无存;另一个却白日飞升,成了仙?境遇差的何止天地!

一个被妖族捧在手心里长大,金尊玉贵,被母亲和舅舅当眼珠子般疼惜;另一个却被狠心裂魂,三魂中目不能视的被活活气死,有口难言的亲眼看着母亲化为碎肉、碎骨,想最后唤一声“母亲”都做不到,最惨的是另一魂和肉身,常年在魔界被当成泄 欲的工具,被仇人当成玩物!同样是他们的孩子,为何待遇如此天差地别?她能不有怨气吗?

泰初!

泰初!

超无为以致清兮,与泰初而为邻。

他是天地未分之前的元气,泰初!名字都是那么的高大尚!而媚儿却连个正经名字都不配有!

可泰初却忍不住将目光投到了这个女孩子的脸上,在她经过时,他看清了她面容上的敌意、不甘和愤怒。

他想逃!

他立身于天地间这么多年,唯一的亏欠就是她。他知道母亲为了他和自己活命都做过什么,因此,他最怕别人提起她。

可他没想到啊,母亲居然亲手挖了她的仙根给自己。原来,他之所以能成仙,都是因为她的那棵仙根!他突然觉得无地自容,突然觉得自己活着的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夏清宁见楚希音这副强自镇定的表情,听到嘀嗒嘀嗒的声音,低头往她手上一看,发觉她的指甲早已经嵌进了肉里,鲜红的血珠子一颗颗落在琉璃瓦上。他握住了她的手臂,望着她手心模糊一片,脸色登时就变了,眼中的自责几乎将周围的一切淹没。他掏出自己的帕子将她的手包好,拉着她一跃而下,进了他们所住的宫殿。

“希音,都过去了!”夏清宁将她拥入怀中,吻着她的发顶安慰着她,“你有我就够了……”他们不需要那些人,谁都不需要!

楚希音落下一行泪来,她说:“清宁,三魂本为一体,你嫌不嫌弃善若嫁过人?媚儿被那么多坏东西欺负过……”这是她一直以来的心病,她觉得她配不上夏清宁,配不上这么好的他!

这句话就如同刀子一般扎进了夏清宁的心里,他越发的用力抱紧她,心疼的落下泪来,“是我不好,是我没用,没能及时找到你的三魂。放心,我不会嫌弃,永远不会嫌弃她们。”

他懂得楚希音的敏感和自卑,一直以来她不提,他也不敢问,他们都不去触碰那道疮疤,可那道疮疤不碰都是疼得,一直幽居在楚希音的心口。稍稍一触碰,它就流血不止,它就疼痛不已。终究回避解决不了问题,它藏的越久,疮口就越大、越深。

今日索性趁着泰初的出现,他就帮她揭开这道疮疤,他就是她的药!一切都说开了,希音应该就不会再难受,再心怀自卑了!

听了这话,楚希音只觉得悬在心头的一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她紧紧的回抱着夏清宁,一种名为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她怕了那么久,不安了那么久,她扁着嘴,吸着鼻子扑进了他怀里,“谢谢你,清宁……”

大殿顶上,泰初的霸天“铛”的一声落了下来,他只觉得身子一软,跪在了大殿顶上。

“泰初哥哥!”冷玉儿吓坏了,刚迈步要过去扶他,就被泰初抬手止住了,“求你了,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冷星宇虽然不清楚这边出了什么事情,听了这话,还是唤了妹妹一声,“玉儿!”

冷玉儿一步三回头的走向哥哥,“走,我们回去!”他拉着冷玉儿的手一起跃下大殿。

泰初一个人在大殿顶上吹着冷风,若是没有见过那个女子,他也许不会有那么深的负罪感,可命运弄人,他见到了。他记得,当年母亲裂妹妹魂时,他就在她身边,他听到妹妹的哭声,看到母亲的泪水,还问母亲,“您怎么哭了?妹妹也哭了!”年幼的他完全不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就抱起还在襁褓中的妹妹,抱着她、哄她,“不哭了,小妹……哥哥在,哥哥会保护你的!”

他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当真是被自己给吞进肚子里去了。小时候他没能护住她,长大了反而连累她失了仙根、失了性命。自己当年凭什么说“哥哥在,哥哥会保护你的!”半分没做到的事情,这句话他是哪里来的脸说的?

他泣不成声了,泪珠儿啪嗒啪嗒的落在琉璃瓦上,碎成了八瓣儿……

楚希音像孩子似的窝在夏清宁怀里哭了半晌,直到哭累了,才被夏清宁带着坐到了床榻边。她问他,“你说我是明月大祭司的转世?你找了我许久吗?”

夏清宁不置可否,“嗯!”

“我的元身是紫藤花,你的呢?”

“扶桑树!”

听到这里,楚希音笑了,“那我可是赚了,上神道一的转世一直在护我、疼我、爱我!”

“不!”夏清宁打断她,楚希音“哦?”了一声,夏清宁接话道:“是我赚了!”说的楚希音一阵懵,夏清宁粲然一笑,告诉她,“若不是你耗费了大半法力修复我的元神,又用你的鲜血浇灌扶桑树,也许,我还只是漂浮在这六界中的点点灵识。”

“所以,不用怕!”夏清宁握紧了楚希音的手,由着她没有骨头一般的靠在自己肩头上,他给她安心,“什么事情都没办法分开我们!”

他既然失去过一次,就决计不会再有第二次。

听了这话,楚希音安心不少,累了一日了,眼皮开始不听使唤,不知不觉中就睡了过去。

“希音!”半晌没听到她说话,夏清宁唤了她一声,可他等来的是均匀的呼吸声。他将楚希音护在怀里,轻轻的将她放倒在床上,自己躺在了她的外侧,累了一日,他也困了,握着楚希音的手,一觉睡了过去。

第二日一大早,仙音袅袅,各族来使各个一身盛装,出现在了花族的议事殿。

礼官打开了长长的礼单,朗声道:“兽族虎将耀灵携狼王清绝,代表兽族,祝贺花族旗开得胜!”

“见过花王!”二人朝着花王若瑜躬身拱手一礼。

若瑜冲他们点头示意他收到了兽族的好意。

待兽族的人退下,鸟族的两个娉婷女子走到了大殿中央,“鸟族孔雀仙子携白鸽仙子,祝花族铮铮向荣!”

若瑜礼貌一笑,礼官示意他们退下,两个女子冲花王福了福身子,退到了一旁。

“星宇携妹妹、泰初,代表灵界而来,奉上区区薄礼,还望花王莫要推辞。”冷星宇他们朝花王躬身拱手一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