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改变思维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本古代医书是个残本,肯定是上古流传下来的,我也不知道出处。”李富贵说:“二叔家里存下来的这本书是唐宋时期抄写的,内容十分深奥,对人体研究非常精细,书中的医学水平绝不比现在低,很多内容更是出乎我的意料,超越现代的医学很多年。”

“这本古书虽然内容残缺,只有一部分,但是我通过古书的启发,加上自己的思考,竟然被我找到了一个可以改变人性情的办法!”李富贵说:“这是天赐良机!于是我潜心研究,准备把这个想法付诸实现。那时我一无所有,从零开始,白天我在村里勤勤恳恳的干活,严守秘密,一点点攒钱,准备实验物资,晚上我偷偷摸摸的进行研究,开始实验计划。”

“村里人在这里新建了新村,为我的秘密研究提供了条件。我没有搬到新村住,而是住在老村尾,靠近坟地,周围没有多少住户,不会打扰我的研究。而且,村里人对于村子风水争论的迷信思想在无形之中也为我的研究进行了掩护,二叔一直宣扬新村风水不好,要闹妖怪,这样就算我做出一些怪事,都会被人认为是闹鬼,不会引起乡亲们的怀疑。

经过几年的准备,我积攒了些实验器皿,挖了秘密研究室,并且在村子里干活的时候布置了一切的预备工作。”李富贵说:“白天我在村里正常的生活,村里人并不知道我的秘密研究,也从未让人怀疑。我的心中有了目标,即便是别人再看不起我,再欺负我,我也都不在乎了。”

“经过辛苦的钻研,就在半年前,我的研究有了一些成果,终于有了突破。我成功提炼出一种药物,可以改变生物的神经系统。我也进入了实体试验阶段,我用村子周边的蟾蜍做实验,成功的改变了蟾蜍!”李富贵说:“看了古医书上的内容,我真的可以改变这个世界!”

圣者兵说:“你对蟾蜍做了什么实验?”

“我改变了蟾蜍的思

维。”李富贵说:“你们绝对想不到,那些蟾蜍看起来是蟾蜍,其实它们已经变异成了狗,我让蟾蜍变成了恶狗的性格。也就是说,那些蟾蜍只是拥有躯壳,它们温顺的性情变成了凶猛的狗。我改变了它们的大脑思维。这就是我改变性格的第一步。”

“首先把药物注射到实验动物体内,然后利用某种声音频率催发药物。”圣者兵说:“这就是你的办法?”

“圣记者,你果然很厉害,不过你说的不完全对。那些药物不需要专门的注射,只要进入动物体内即可,它会自己进入动物的神经系统,然后,我利用声音对生物大脑进行刺激,催发药物的作用,使动物的性情按照我想要的改变。”

李富贵说:“我又偷偷对村子里的家畜进行了实验,鸡鸭鹅狗马牛羊猪,我分别对它们进行研究实验,也都取得了效果。你们看到的那些鸡鸭,其实都已经是狼性思维的新生动物,不再是家禽,而拥有狼的行动习惯,它们会疯狂的攻击人,而原来生猛凶残的动物被我改造后,会变成非常温顺胆小。”

“不过,因为古医书上的方法非常诡异,很邪,内容残缺,被实验的动物没有思维能力,都很暴躁,极端,它们完全秉承提炼药物的原动物的性格特点,或者像豺狼虎豹一样非常暴力,充满了攻击性,或是像羔羊一样安静懦弱,它们的大脑思维混乱,完全凭借着本能行动。”李富贵说:“随后我又进行了大量实验,因为我很顾忌村子里的狗,它们有潜在的威胁,我也很讨厌恶狗仗势欺人的模样,我把村子里所有的狗都改变成了羔羊。研究到了这一步,我已经不能停下来,必须一直坚持到底,我也要为自己留取后路。”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制造的药物又有了进一步的提升,我可以控制药物的效力大小,控制药物作用的时间,这时,我已经开始改变人类性格的研究,追求我最终的目标。”李富贵说:“其实我的目的就是改变我自己的性格,

我没有想过害人。我一直用家禽做实验,有必要时冒险用自己做实验。”

“我开始用微量药物对自己身体进行实验,身体也发生了反应,不过到了一定阶段,我遇到了瓶颈,因为如果进一步加大药剂量,我可能也会变成失去理智的充满野性的野兽,或者直接大脑死亡。”

圣者兵说:“你因此用丁二柱做实验?”

“没有!那时我从没有想用别人做实验,我并不是丧心病狂的疯子!就算实验有危险,我也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冒险,而不是牵扯别人。也许这就是我天生的性格,自负,正直,却又软弱,狠不下心,所以我才落到如此田地。”李富贵说:“就算丁家兄弟从小到大总欺负我,我也没想过害他们。”

圣者兵冷笑道:“胡扯!如果你没想过害人,河西村这些村民又是怎么回事?!你难道是想让他们强身健体?”

“其实我很矛盾,因为这个研究非常秘密,也非常重要,甚至影响人类的未来。”李富贵分辩说:“但是经过大学的挫折,我不再相信别人,不再相信知名的专家学者,不再相信任何的组织。这研究是我的生命的寄托,我要保护好它。为了整个研究的安全,当我可以控制药物时间时,我就偷偷摸摸对乡亲们用药了,不断的在他们饮用的水中,他们的食物里下药。我利用任何机会把药物输进乡亲们的体内。因为我怕他们如果发现我的秘密研究,会对我不利。不过,单纯的药物进入人体内是对人体没有一点影响,过一段时间就会被排泄掉,只要我不催发药力,对乡亲们是无害的。”

李富贵声嘶力竭的说:“我坚持不断的对村里人持续用药,就是为了防止他们会攻击我,威胁我的研究。我没有害他们!我只是为自己上个保险。”

“我只想安稳的进行自己的实验,可是没想到几天前终于发生了意外,才会导致今天发生的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