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摸了老虎的屁股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没有想撇清关系,事实就是事实,若是不信,大可可以报官,让仵作验尸。”彩蝶平静的说道。

“你还我儿子!你就是想撇清关系!大家不要信这医馆!”老妇越说越激动,用力一把推倒彩蝶。

彩蝶翻身起来,拍了拍,“你这人怎么这样,不分清事实,便诬赖我们医馆!我们暮色医馆,一律穷苦人家皆免费诊治,半分医药费不收,不论是病轻还是病重,有病则医……”

彩蝶还没说完,老妇扯起嗓子就来劲,“大家听听,大家听听,就是打着免费的旗号,赚得救世济民的虚名,难道免费就该死吗?难道免费我们的命就不珍贵了吗?难道免费我们就应该感恩戴德吗?大夫不应该救死扶伤为己任吗?标榜自己免费救治百姓算什么好大夫,免费医治,这样医死人了就不想承担责任了吗?岂有天理!岂有天理!”

老妇转向围观的病患,“你们,你们!不要贪图免费,连自己的命都丢了,你们看看我的儿!就是你们的下场,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说完扑倒在她儿子的尸体上捶胸顿足的痛哭泪流。

患者们一下子心慌了起来,议论纷纷,他们确实是贪图暮色医馆的免费政策,所以穷苦人家生病都会首选来这里,最重要一点 就是免费,还有就是见效也快,药到病除,街坊之中口碑良好。

一直站在担架旁边干瘦的小男孩面对众人 围观的指指点点,哇的一声也跟着哭起来,泪眼鼻涕一起流。

萧语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幕,感慨的叹息一声,问道;“彩蝶,那位公子所中何毒?”

“主人,应是相克之毒,服了我们的药丸,后又服了与之相克的药,方才致死。”彩蝶对药理有了一定的了解,而且一看便知是中毒而亡。

萧语点点头,“有进步。”

众人不明所以,面面相觑,不知这主仆二人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谢主人赞赏!”彩蝶侧身让路。

萧语眼睛瞟了一眼天井处,波澜不惊的走到尸体旁边,蹲下。

老妇和小孩的哭声停了下来。

刚刚还破口大骂的老妇,停止哭泣,抬起头,定定的看着萧语,惊的发愣了瞬间,没有说出话来。

“老人家,你信因果吗?有一句老话,不知你听过没听过,叫做: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但是我敢,我能。你说免费的不珍贵,那我便收点利息好了,你儿子阳寿已尽,可以从你或者从你孙子这里借来阳寿,你选一个吧。”萧语幽幽道。

萧语的声音不大不小,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惊讶得楞怔了半天。

老妇怔怔的看着萧语,失了神一般,一下子医馆变得一片死寂。

“你想你儿子活吗?想的话,必须二选一。”萧语再次问道。

“……”老妇沉默,再沉默。

“既然你不选择,那便算你放弃救你儿子;常言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说我暮色医馆免费是钓名沽誉,我让你付诊金你亦不愿意,我问你,你想怎么样?”萧语锐利的眼睛盯着老妇说道。

老妇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小孩,你想你父亲复活吗?即使你的寿命变短了。”萧语看向小孩。

小孩红着眼睛,点点头。

“好。”萧语笑了笑,“你在这等着,你们两个把他抬进来。”

众人纷纷让开一条道,让萧语通过,彩蝶抢先一步走到诊室,铺好病床。等他们的把尸体过床后,拉上帘子,彩蝶和担夫退了出来等候。

不过半柱香时间,萧语掀开帘子,原来躺在担架上的那具尸体,竟然神奇的走了出来,活生生一个大活人。

“儿子!”老妇人惊呼一声,两眼一番晕了过去。

“爹爹”小孩子惊喜的唤了声,奔向他父亲的怀抱。

男子身体微微一颤抖,拉开孩子,蹲下来与孩子平视,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脸,热泪盈眶。

“爹爹!”孩子抱着其父亲,猛哭了起来。

男子把孩子拉开,对着萧语跪下,扣了三个头,“多谢大夫救命之恩,母亲所作所为,多有不敬,刘某求大夫原谅!”

“回去吧,记住我的话,你便能活下来。”萧语瞟了眼天井处。

“好了,该看病的看病,没事的就散了。”彩蝶连忙疏散众人。

众人松了口气,当是一场闹剧,看病的还是排队等候,看热闹的散了开去。

“我一直都信任暮色医馆的大夫,在别的医馆花了大价钱医不好来,来这一次就好了。”其中一个人说道。

“那是,这里还免费,百姓的福音。我看是东三巷那家堰塘医馆不愤,专门找人来搞暮色医馆的。”有人附和。

“可不,堰塘医馆收费太贵了,普通感冒都加上药费没个一百两银子根本好不了!”

“听说前段时间有个小孩满身长满泡泡,在堰塘医馆就医,当场就死了,后来医馆直接赔了点钱就私了。”

“可怜那孩子了,要是第一时间送来母暮色医馆,说不定能救回一命呢。”

“那是当然,我家主人的医术可以说,在这幽冥大陆无人能及。能让主人看病的人都是有缘人。”彩蝶骄傲的说道。

“小蝶姑娘,什么是有缘人?”大家都熟识小蝶,知道小蝶健谈,不同于大夫沉默寡言。

“我家主人说,见到我家主人之人便是有缘人。”彩蝶兴致勃勃,“所以说,来暮色医馆求医便是有缘人,有缘之人我家主人都救。”

“巫姑医术那么厉害,怎么不进宫做太医呀?做太医有前途。”其中有一人喊道。

“做了太医,便没有机会医治你们啦?再说了这都讲求缘分的,缘分这个东西很玄,一时半会还跟你解释不清。”彩蝶头头是道。

萧语听了,摇头笑了笑。

“……”

萧语对这些议论置若罔闻,照常的给病患把脉诊病。

“主人,为什么你出马,他们就不吵不闹了?”彩蝶好奇的挨过来问。

“这就是在绝对实力面前,容不得半点虚假,耍不来半分套路。”萧语挑挑眉道。

“主人为什么不当众说清楚那名男子是中毒呢?明显是吃了我们的药,还混吃了其他医馆的药,才会产生相克的。”

“何必浪费口舌,能起死回生,不胜过千万雄辩?”萧语说着,“而且这都是小事。”

萧语招手彩蝶靠近点,在她耳边细细的吩咐一些事情,彩蝶听完马上便出门去。

好人是不容易当的,旁观者会当你是个好人,受益者会当你是个好人,最致命一点就是你分分钟都有可能死在这些曾经受你帮助的人的无知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