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褫夺兵权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耀陷入了从未有过的低谷之中。

在这个纷纷扰扰,注定无法入眠的夜晚,他就这样,独自一个人坐在广场的最角落,垂头靠着冰冷的高墙,空洞着眼神,如浇铸的兵俑一般动也不动。

模糊中,王耀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在地球时曾看过一部很有名的电影,叫做这个杀手不太冷,在里面有一段十分著名的对话。

小女孩问杀手:“人生总是这么痛苦吗?还是只有童年才如此?”

杀手沉默了一会儿,面无表情的说:“总是如此。”

第一次见到这段简短却有着深刻含义的对话,王耀就被彻底惊艳到了,当时只觉得杀手极其帅气,因为他即便面对痛苦的人生,依旧会不屈不挠的坚强活着!

当时年轻,不懂得其中苦楚,看完电影的王耀只狂妄的认为,若是哪一天自己遇上了挫折,也要这般豪放的说上一句。

结果却没想到,当这份“痛苦”真正降临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却没能像电影中的主角那样洒脱的说:“是啊,就是这样痛苦。”

现实很不客气的给了他一记十分响亮的耳光!

王耀直到此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他根本无力承担起这样的痛苦。

朝夕相处的袍泽们尽数战死,他却无法力挽狂澜为他们报仇雪恨,因为实力不允许。

作为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小兵,他也无法跟任何小兵说道,就连仅剩的故友2达,都只能刻意隐瞒,因为现实不允许!

种种不可对人言的际遇和顾忌,让满腔仇恨、无奈、委屈都无处宣泄,也让王耀彻底陷入了消极和迷惘。

到底该不该将“真相”公诸于世?未来又该何去何从?成为英雄,然后就像诸葛亮他们一样,摒弃情感,继续欺骗小兵们去卖命去送死?不然又该怎么办?离开蜀国?远离纷争?

王耀不停深思着,就像是一只迷途的羔羊,怎么都找不到正确的路径。

慢慢的,午夜丑时过去了,时间进入临近清晨的寅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冷清的高地广场渐渐热闹了起来,隐隐中似乎有人在欢呼。

“魏国投降了!他们的前线已经开始撤军了!”

“吼哈!我们蜀国胜利了!”

“太好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士兵们兴奋雀跃的呐喊着,欢呼着,就像逢年过节的庆典,无处不洋溢着狂喜的气氛。

这些,王耀都没去在意。在这个点,整个广场都是欢颜笑语,唯独他倚坐着的角落,始终如死水一般毫无波澜。

清晨的雾气,开始在峡谷中弥漫了起来,氤氲的水汽,沾湿了王耀的发丝与衣甲,可他依旧浑然不觉,宛如入定了一般。

终于,当第一缕曙光冲破了漫长的黑夜,照射入峡谷之中的时候,中路方向的高地路口,也随着出现了一抹高挑曼妙的身影。

那是从中路前线归来的露娜。

欢腾的广场慢慢安静下来了。

在柔和初阳的照耀之下,只见女孩迈着优雅步伐走进了这片高地,裙摆发梢飞荡中,就如同最圣洁的天使降临人间,美丽而不可亵渎,见者无不恭卑的分退到两边,低下头去以示尊敬。

另一边,当熟悉的幽幽体香开始弥漫在周围空气中的时候,王耀知道,应该是露娜回来了,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抬头去看她,哪怕只是一眼。

而一路径直走来、刚想开口打招呼的露娜见到这一幕,难免有些黯然难受。但她也不是不能理解,王耀这次,非但经历了九死一生,更眼睁睁看着部下跟同伴被赶尽杀绝而无能为力,这样的痛苦,她虽然没有亲临,却可以清晰的从王耀的身上感受到......

微妙的沉默持续了有三分钟,忽然,一双白皙而干净的纤手,捧着一块被荷叶包着的热腾腾饭团,出现在了王耀低垂的眼帘前。

王耀缓缓抬起了头,却看到女孩笑吟吟的俏脸。

“饿了吗?吃一点吧?”女孩嘴角微翘,带着迷人的笑意道。

头缠白纱的王耀睁着无神的右眼,入神的望着露娜;虽然女孩的笑容好像跟平常没什么区别,但王耀还是从她那双清澈温柔的眼眸中,看到了极力克制的担忧和不知所措......

露娜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善良到不似一位英雄,她不敢提任何关于昨天发生的事情,因为她是这样不懂得安慰人,更怕刺激到王耀,所以只能用最笨拙的办法去关心他。

王耀又何曾不知这傻姑娘的想法?所以虽然没有任何食欲,但他还是接过了露娜手中的食物,只不过依旧不说话。

而露娜也丝毫不在意,就这样抱着双膝蹲在王耀的面前,认真的看王耀一点点吃着,时不时还伸出一只素手,温柔的为他抚去额上、发上的露水。

这一刻,有深情款款的温馨荡漾。

人流匆匆,过往蜀国士兵看到角落这一幕亲昵,无不错愕,目瞪口呆,却无一人敢停步围观。

待到王耀吃完,露娜又掏出一个水袋,轻声问道:“要喝水吗?”

王耀摇了摇头。

尽管嘴唇已经因为久未饮水而干裂,可他就是没有那个欲望想喝水。

见到王耀这副心灰意冷的消沉模样,露娜眸底担忧之色更浓,忍不住低声哀求道:“你就喝一点嘛,好吗?”

最后,王耀还是喝了一点水,可仍然沉默不语。

露娜看在眼底,急在心中,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待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小兵也很不合时宜的跑了过来。

“露娜大人,军师大人请您过去开启传送矩阵。”小兵立正军姿,恭谨的道。

露娜一愣,随后轻轻咬了咬唇瓣,似乎也为这赶巧的事情颇为无奈。

话虽如此,露娜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峡谷的传送门,需要多位英雄合力才能开启,总不能因为她一个人,就把整个军团的小兵都困在峡谷战场中吧?

无奈之下,露娜只能对王耀道:“那......阿耀,我先去开启传送矩阵了?”

这次王耀总算是给了点回应,但也只是说了两个字:“去吧。”

“你可别乱跑啊,传送门一开,就先回家去。”不放心的叮嘱了几句,露娜这才站起身,一步三回头的逐渐远去。

......

一刻钟后,伴随着一道轰鸣巨响,璀璨的蓝芒笼罩了半边天空,宏大的神迹蓦然崛地而起!

汇聚在高地广场内不下两万的小兵,在看到传送矩阵被开启的时候,顿时都集体欢呼了起来。作为胜利之师,他们无时不刻的渴望着回到家,渴望着将心中的这份喜悦分享给家人,和想要保护的人民们。

“没想到我们再次打赢那强大的魏国了!”

“兄弟们,队长说了,回去他请喝酒!”

“哈哈,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小芸,回到荆州,我带你去见见我父母吧?”

“哟哟,什么情况啊,你们俩这算是确定关系了?”

所有人,都在跟身边的伙伴热切讨论着,打闹着,无比欢腾。

只有王耀,独自一人屹立在喧闹的人海中,面无表情。

王耀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跟随人流穿过传送矩阵的,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庞大的城池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荆州城内,是更加热烈的欢呼声。人们都在为胜利之师的归来而呐喊,载歌载舞。

只有王耀面无表情,没有喜,也没有悲伤。

“请问,您是上路军团第七主力部队的千夫长,王耀大人吗?”

嘈杂喧闹之中,有人忽然走到了王耀的身边,很恭谨的询问着他。

那是一个年纪约50出头的中年男子,饱受风吹日晒的面孔上,五官端正,身上披着猎人专用的兽皮袄,可能是长期喝山泉水的缘故,他笑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牙齿样子,给人十分淳朴憨厚的感觉。

但王耀并没有搭理他,只是自顾自的朝前走去。

没想到那中年人却跟了上来,可能是迫于王耀冰冷的态度,他的样子看上去变得有些紧张,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强笑着对王耀作了自我介绍:“您刚得胜归来就来打扰您,实在是很抱歉。是这样子的,我的女儿卯卯,是在您的部队中任职百夫长吗?”

王耀豁然停下了脚步,如遭电击的转头,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的中年人。仔细一看,眼前的中年男子,竟真的跟卯卯有几分神似!

“是吗?那么,您果然就是王耀大人吧?”中年人很快就从王耀的反应中确定了他没找错人。

然而,还未等他再说话,王耀却阴沉着脸,再次迈开步伐朝前走去了。

中年人则锲而不舍的又跟了上来,因为实在太紧张了,以至于他不自觉的开始来回搓着满是老茧的双手:“我女儿承蒙您的照顾了,请问......您的左眼怎么了?伤得严重吗?而且,怎么没见到您其他部下呢?”

见王耀一直冷着脸不答话,中年人尴尬之余,只能继续笑着唱独角戏:“实际上,我这次是特意从我们故乡跑来荆州的,想给我家的卯卯一个惊喜。唉,那丫头,实在让我这个父亲太不省心了,当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拼命吵着要跟她几个朋友来荆州参军,我是怎么都阻止不了那丫头。您也知道的,峡谷战场那么危险,哪里是她一个女孩子家能来的地方啊?唉,都怪我从小把她给惯坏了,在部队中,那丫头没给您惹什么麻烦吧?”

中年人语气中虽然带着几分埋怨和无奈,但表情却不难让人发现,他其实很为自己的女儿感到自豪和骄傲。

而说到最后,中年男子的表情似乎更尴尬了几分:“这次大老远跑来,我也不单单是想见一见我们家的卯卯,最重要的,还是想来见您一面。一个月前,卯卯那孩子忽然寄了封信回家,情绪似乎很低落,说什么失恋了之类的,还说什么,即便如此,也要一辈子跟在您的身边服侍您,哈哈,这傻孩子,根本不顾父母的担忧,完全就沉浸在自己的爱情中了......”

王耀,全程都没有答话,只是伴随着中年人的话语,面色越来越阴沉!

而中年人亦是尴尬到无以复加,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千夫长,跟平常女儿信中所描述的“平易近人”的形象,实在是搭不到边际。

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如此冷漠,不近人情呢?

可即便如此,这位老父亲,还是一而再的放下身段,小心翼翼,近乎征求的询问道:“就是,不知道您是怎么想的呢?我女儿虽然刁蛮了一些,任性了一些,也有些大大咧咧的,但在我们故乡,这孩子也是个远近闻名的小美人,长这么大,就没拿正眼瞧过其他的年轻人,这样说有点黄婆卖瓜的意思,但我还是相信以我女儿的姿色,在部队中应该还是很受欢迎的吧?”

顿了顿,见王耀始终不搭腔,中年人在犹豫了一下后,像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强自苦笑道:“当然了,我也听我女儿说过了,您是不是已经有爱人了?也是,像您这样优秀的人,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千夫长,到哪都不缺有人追随吧。但倘若您愿意的话,我女儿可以给您做小......。我年纪慢慢也大了,没什么过多的心愿,下半辈子只希望女儿能嫁个自己喜欢的好人家,好好的过完一生......”

可怜天下父母心。

只是......

面对这位诚恳而无奈的淳朴男子,就像是为了逃避些什么,王耀慢慢加快了脚步,很快的,便将中年人远远抛在了身后。

王耀的脚上穿的是+60点移动速度的影忍之足,真有心要摆脱的话,普通小兵根本无法追上,更别说一个年过半百的中年人了。

句句刺心的话语越来越远,直至黯然消失。然而就在那一刻,王耀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无声的滴血......

......

恍恍惚惚,回到了在荆州的楼阁。

打开家门,也不顾桌椅满满覆盖了一层灰,便一下子瘫坐在了上面,扶着额头陷入了沉默......

而当时间开始迫近中午的时候,门口也传来了响动声。

但来的人不是露娜,也不是黄忠,而是一个陌生的小兵。

“初次见面,耀千夫长,我是平日负责第七主力部队内部考勤的纪检兵。”小兵没有敬军礼,甚至连目光都有些冰冷:“我是来传达高层最新指令的。”

王耀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他从未见过、却跟他息息相关的纪检兵。

“原上路军团第七主力部队千夫长王耀,因在对魏战争期间,不守军纪,擅离职守,致使部下千名士兵因为指挥不当而尽数罹难,对军团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罪不可赦!根据军纪法规,理应处以死刑以正军纪,但考虑到其表现突出,屡建奇功,特赦免死罪,只剥削其千夫长职位,贬为普通士兵,戴罪立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