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对的事情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好吧。

虽说一样米养百样人,芸芸众生里总有那么一两个长得很“漂亮”的男孩子,例如在王耀还没有“破相”之前,他也经常因为略显中性的脸而被人取笑,更有风传他被荆州里的那些贵妇遗孀包养过的,但是......

拜托你们了,既然都是男儿身,那你们俩到底是在脸红个啥?!能不能别做出这种很容易让人误解的姿态啊?!莫非地球的‘宅基腐’文化也入侵到这个异世界里来了??

这边,王耀在内心吐槽不已,姜维却已经凑了过来:“呃,先不说这个了,话说大人,我们这是打算去哪儿?”

被这么一问,王耀顿时回过神,面容便又慢慢变得平淡了起来:“去给一些人家送点金币。”

姜维愣在原地,不明所以。

好不容易从军师那里借来巨额的金币,结果却又要拿去送人?什么情况?

而陈沫也是一脸的懵逼,但他第一个想法却是以负面居多。因为在他看来,先是找别人借钱,最后却又拿着这些金币去送人,这样低级而愚蠢的行为,就跟穷人家不自量力的炫耀和摆阔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了,这些想法跟鄙夷都没能持续太久,因为很快的,两人便发现王耀送金币的对象其实是......

......

......

这是一间略显陈旧的平民房,虽然还算干净,但却到处弥漫着一股灰尘的气味儿,与平常人家相比,少了一丝生活的气息。

而此时,略显昏暗的屋内,一个肚子微微隆起的孕妇,正靠卧在一张竹藤摇椅上休息着,见王耀带着两个小兵走进家门,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起身,很有礼貌的问道:“请问你们是谁?有事吗?”

王耀看着眼前这个端庄的少妇,微微弯下腰轻声说道:“原第七主力部队千夫长,王耀。”

话音刚落,就像是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前一秒分明还很客气的少妇,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突然就冷下了脸来:“我丈夫都死了,你还来干什么?!”

王耀身子一滞,随后用着更低的声音说道:“今天来,是想给你们家送一些金币,以作家用。”

“呵呵,不用了,谢谢大人的好意,我们家无福消受!请你们立刻从我家里滚出去!”少妇凄然一笑,悲恸之色,溢于言表:“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脸来我们家?快点滚出去,你站在这里,只会脏了这块地!”

王耀没有说话,只是低着眼帘,任由少妇谩骂也纹丝不动,倒是一边陈沫站出来颇为不平的说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大人一片好意,你不领情也就算了,态度干嘛还这么恶劣?”

“恶劣?”少妇冷笑一声,随后一脸怨毒的指着王耀的鼻子骂道:“就因为这个人好大喜功,一意孤行,最终才导致连同我丈夫在内的一千名士兵全都丧命在敌方阵地里面,最后连尸首都没能给带回来!这样的人,难道仅凭一点假惺惺的施舍,就可以被称作是高尚吗?!”

陈沫顿时语塞,毕竟他还没去过峡谷战场,更不知道前段时间,那场被登上‘峡谷邸报’,传得沸沸扬扬的蜀魏之战,真实过程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也就无理可据了。

而看着满脸怨恨的少妇,王耀脸上毫无波澜,只是眼底的眸光,却像风中的烛火,无法控制的动摇着。

但面对少妇的指责,他最终还是没有对那场战争做任何的辩解,只是示意身边的陈沫递来10枚金币,并将之放在了旁边一张陈旧的桌面上:“一切错误尽在我身,你恨我也是理所当然的,这些金币还请你收下,因为这是我欠你们的。”

“我说了,用不着你在这里假惺惺!”破音的谩骂声中,少妇在极度恼怒之下,一把抓起桌上的金币,狠狠的全丢在了王耀的脸上。

叮当叮当叮当——

金灿灿的金币,纷纷掉落,散满一地。

屋子里寂静一片,过了三秒后,终于反应过来的姜维,出离愤怒的大喝道:“放肆!!你可知道他是......”

话未说完,王耀却已经轻轻抬手,制止住连右手都已经按在腰间剑柄上了的姜维。

没有过多的言语,在姜维错愕的目光中,王耀默默的蹲下身子,开始一枚一枚将散落一地的金币捡起,而一旁被惊呆的陈沫,也在反应过来后,赶紧七手八脚的蹲下身帮忙。

不一会儿,金币再次被放到桌面上,只不过因为沾了少许的灰尘,显得不是那么金灿夺目了。

“请你务必保重好身子,或许你并不需要这些金币,但你肚子里的孩子,将来会需要的。”

留下这句话,面无表情的王耀便带领着姜维跟陈沫,离开了那间只剩女人悲痛哭声的平房......

是的,王耀送金币的对象其实是,全体战死在魏国高地里面的原第七主力部队的小兵们的家属!

之后又连续拜访了三四家,情况大致都差不多,所见之人,无不对王耀横眉冷对,不甚友好,到最后,姜维似乎实在看不下去了,有些愤愤不平的道:“大人,他们这样羞辱您,您难道不生气吗?这样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您到底图什么?!”

陈沫也在一旁嚷道:“就是就是,从以前到现在,我就没听说过有哪个千夫长战后还跑去借钱,然后给阵亡士兵的家属发抚慰金的!”

在两小兵万分不解和愤慨的询问声中,王耀沉默了好久,才反问道:“那我问你们,如果好人没有好报,我们为什么还要做好人?”

“呃,因为......”姜维和陈沫一时竟答不上来。

王耀淡淡笑道:“因为,我们坚持一件事,并不是因为这样做了会有回报,而是坚信,这样做是对的!”

十枚金币买得到一条性命吗?买不到,因为生命是无价的,但这样做,至少会让他们的家属以后的日子好过一些,这无关乎值不值得,因为在王耀看来,坚持一件对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

姜维沉默了,陈沫亦是如此。这一席发人深省的话,振聋发聩,从此深深印刻在了他们的脑海之中。怔怔的看着独自走在他们前面的王耀,不知不觉间,两人忽然发现,那道坚定的背影,迎着阳光,是那般的耀眼......

“我想,我终于明白你们为什么这么崇敬他了。”陈沫偷偷对姜维道。

姜维没有回应,惟有目光比以往更加的灼热了。

之后,一切开始照计划好的循序渐进。

跟前面的一样,三人所到之处,无不愁云惨淡,痛失爱人儿女的家属们或是冷嘲热讽,或是破口大骂,极尽刁难之能事,有些人,甚至会拿扫帚赶他们离开。但不论遭遇多难堪,王耀还是逐一拜访了他们,并在临走前,在显眼的角落各自留下了10枚金币。

而整个过程,刚开始还义愤填膺的姜维跟陈沫都不说话了,一直在旁边默默配合着王耀,或许在他们看来,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正确的吧......

就这样,直到夜深人静,王耀才堪堪将所有登记在册的部下们的居住地址给拜访完毕,但即便如此,最后还是有一个箱子遗留下来了1000枚金币,因为有些小兵,在荆州里无依无靠,是没有亲属的,比如石良小野,比如卯卯。

站在灯火阑珊的深夜街道上,王耀一边接过陈沫递过来的箱子,一边从中拿出10枚金币给他们:“今天辛苦你们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这些金币,权当是辛苦费。”

10枚金币在一般人眼里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了,毕竟普通小兵的俸禄,一个月也才7银20铜而已。

陈沫顿时双眼发亮。抱着满满的一箱子金币到处当财神见人就发,说不眼馋那都是骗人的,加上累了一天,饥火烧肠的他也确实想要去买点食物吃,于是喜滋滋的准备接过王耀手中的金币,就连恭维的台词都想好,结果姜维却强行拦在了他的面前说道:“能为大人效劳,是属下们的荣幸,请您不要这样。”

“喂,姜维!你自己不要就算了,干嘛连我的那份都给挡掉了?”陈沫立马就不高兴了,扁着那比女人还性感的粉色唇瓣不停抗议。

“你平时又不用什么开销,要这么多金币干什么?”

“买吃的啊。”

“你就知道吃!行了,你要是肚子饿了的话,一会儿我再带你去吃好吃的。”

“哼,好吧。不过买单的时候,你可不许耍赖啊!”

无语的看着眼前这对关系暧昧不清的同性小兵,王耀哭笑不得,心里只觉得基腐文化果然是千秋万载不分世界的!

话虽如此,他还是在随后凛然道:“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收下!”

或许是王耀左眼上那道剑痕,衬着夜色看上去确实有些吓人吧,原本还执意推托的姜维,在王耀压迫感十足的目光中,到底还是接过了金币。

但临走前,姜维却忽然又满脸认真加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九天前,真的是您一意孤行,带着第七主力部队闯进魏国高地的吗?”

王耀一愣,过了半晌,才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是。”

事实上,王耀也是直到今天才发现,原来自己在部下们的家属那里早已是臭名昭著的存在。

但也不是那么意外就是了,因为王耀心里明白,这不过只是高层们用来遮丑的一种手段罢了。毕竟他们总不能对外说,其实是某位英雄故意将一千名士兵领进敌方高地,然后独自逃之夭夭的吧?

总得有人来为被消灭殆尽的一千名士兵负起罪责,所以,虽然很憋屈,但在这场黑暗的政治斗争中,王耀确实就是一个背黑锅的。

而在得到了确切的答案之后,姜维便笑着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朝着王耀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军礼,随后才领着陈沫渐行渐远。

“姜维......吗?要是好好培养的话,搞不好将来真会和魏延一样,成为三国末期的一代名将呢?”看着俩小兵远去的背影,兀自鬼使神差的呢喃一句后,王耀也没有再逗留,一边朝着楼阁的方向走去,又一边翻出了怀里的手机。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12点了,而打开界面里的装备购买栏,只见右上角,豁然显示金币余额是:2120。

金币比想象中的要多很多,估计是因为箱子里的990枚金币被叠加上去的缘故吧?

王耀有些意外,但也没有在意太多,而是兴致勃勃的开始挑选起了新的装备。

目前的他,身上仅剩下影忍之足和暴烈T恤两件装备了,既然有富余的金币,王耀自然是要物尽其用的。

有钱不花,难道留着积灰尘?

考虑到吴魏两国的法师型英雄们,除了大都督之外,虽然个个都是沉鱼落雁的美人,但实际上也都是些手段冷酷的蛇蝎之辈,破坏力惊人,而且这么久以来,他也从来没有买过一件法防装,所以这一次,王耀的目标便集中在了法防类的装备上。

加法防的高级装备,一共就只有三件,分别是魔女斗篷,不死鸟之眼,以及复活甲,如果硬要加上中级装备的话,那就还有抵抗之靴,以及比较另类的破魔刀了。

破魔刀跟抵抗之靴暂时都不在王耀的计划之内,复活甲也暂时不需要了,所以这三样优先被排除,而最后一个被排除的,则是魔女斗篷。

为什么是魔女斗篷?

原因很简单,因为和那些需要进行形象包装的影视人物相比,身为冲锋陷阵、时刻要跟敌人近身厮杀的士兵,现实中是不可能披着长长的披风上战场的。

身带披风的话,势必难以施展一些高难度的动作,继而很容易对自身的机动性造成影响,而且在战斗过程中,也很容易被敌人给抓住牵制到,这跟军人一定都会留着平头,穿较为紧身利落的服装,是一个道理的。

综上所述,于是王耀想都不想就直接点了购买“不死鸟之眼”的按键。

然后.......

“嗯?呃呃.....?!!”

......

......

据后来附近的居民们的描述,这一晚,荆州城南一带的居民大半夜突然听到了一阵类似魔种的咆哮嘶吼声,闻者无不色变,就连小婴儿都被这凄厉恐怖的嚎叫声吓得大哭不止。

人们担惊受怕的紧锁门窗,以为是城外的魔种闯进了城荆州内,根本连大门都不敢出。

等到后来负责巡逻的士兵队被惊动,疯狂集结过去的时候,人们却只看到一抹黑影顶着一只诡异明亮的暗红色眼瞳,踉踉跄跄的从黑暗中爬了起来后,便如鬼魅一般迅速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