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世界篇 打崩三路(13)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向扁鹊提出投入联邦旗下的建议后,直接遭到了无情拒绝的王耀顿了一下,随即便陷入了沉默。

只见扁鹊满是不屑,睥睨着王耀说道:“我没想到你能说出这么幼稚的话,现在看来是我高估你了,这年头,果然是不能以貌取人的,知道吗,如果你不说话,我反倒还可能被你这身行头给唬住也说不定!”

说完,扁鹊兀自在那里摇头嗤笑,仿佛听到了一个让人顿觉匪夷所思的笑话。

“诶你不是吧,干嘛邀请这种恶心的怪人来我们联邦呢!”就连一旁的孙尚香都忍不住抗议起来。

当然了,跟扁鹊不同,对于孙尚香来说,王耀有这种行为是可以理解的,吴魏两国不都是他凭借一己之力拉拢入联邦的吗?她之所以反对,是因为没想到王耀居然能看得上对面,反正如果要她跟这个蓝幽幽的家伙成为盟友并且一起作战,她是万般不愿意的。

但面对孙尚香的反对和扁鹊毫不掩饰的嘲笑,王耀却只是不动声色的反问了一句:“不如先听听我给你的条件再下定论如何?”

“不用。”扁鹊很干脆的打断了王耀,“告诉你吧,我是不会离开玄雍的,话说一个人是要幼稚到什么程度,才会像你这样天真的以为能够在战场上策反敌人?”

每一个英雄依附所属势力,都是有其必然的原因的,而他之所以愿意待在玄雍,则是因为玄雍的皇帝已经答应过他,会帮他找寻到那个男人的踪迹!

如今的扁鹊,就全靠一股执念而活着;找到那个毁掉了他一生的男人,然后亲手击败他!

所以他为什么要背叛玄雍?玄雍完全有资源可以帮助他觅得那个男人的踪迹,他是不论如何都不会离开玄雍的!

不过——

面对立场异常坚决的扁鹊,王耀在须臾之间,却只用了一句话,就轻而易举的撼动了扁鹊的心防。

“我知道,徐福的下落。”

是的,只要稍微对比一下玄雍势力的芈月、白起、扁鹊三个英雄的背景资料,就可以猜到那个备受芈月器重的御医,企图谋害扁鹊的‘师父’,参与了制造白起的魔道手术的男人,就是蛰伏在扶桑岛国的徐福!

王耀不可能知道英雄一生所有的事,但他了解英雄们一生中所经历过的最重要的转折,这个转折点,就是英雄们一生的信仰与执念所在!

而扁鹊的心结所在,就是那个抚养了他却又毁灭了他的师父;徐福。

空气,突然毫无预兆的陷入了诡异的沉默,直至过了整整十秒——

“你......你!!”

前一秒还嗤之以鼻的扁鹊,从王耀说出徐福两个字的那一刻开始,神色就猛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逆转,从不屑与鄙夷,到震惊、难以置信,以及瞳孔中骤然焕发出来的疯狂!

“是吗?!那个男人现在在哪里?!告诉我!!”

伴随着几近破音的逼问声,无比暴戾的杀气、刺鼻的化学药物气味,猛然以扁鹊为中心一齐向着四周辐射,彻底笼罩住了范围内百米的空间!

“?!”就连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孙尚香,面对这猝然豹变的怪人,都忍不住的下意识朝着王耀的背后躲了躲。

这一刻,扁鹊忽地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双目圆睁,咧嘴诡笑,同时神色无比疯狂地向前踏进了几步,乍一看,模样简直就跟那些丧心病狂的杀人魔没什么区别!

这怪人发的什么神经啊!

孙尚香理解不了这种事情,但却也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对了......

似乎想起了什么,少女忽然偷偷抬起脸,看向身前的王耀。

孙尚香记得,之前在联邦临时总部的时候,王耀似乎也有这样‘诡异’的状态。

事实上,很少有人能够理解前面明明还端端的扁鹊,为什么会突然陷入癫狂状态,除了王耀。

他们都是饱受过痛苦折磨的人,也都是行走在疯狂边缘的人......

所以基本上,看着龇牙咧嘴的展露着疯狂笑容的扁鹊,王耀连动都没动,甚至连平淡的语气都没有变过:“冷静点,如果你还想知道徐福的线索的话。”

此刻的王耀,就像是一个艺高胆大的驯兽师,他精准的拿捏着分寸,以卓越的技巧,张弛有度的驯服着眼前的猛兽。

“让我重新说明一下吧。”

见扁鹊的情绪随着他的话语有稍微稳定下来的趋势,王耀当下说道:“我可以提供给你徐福的坐标,同时给你安排四个英雄同行,助你击杀徐福,但我的条件是,你即刻脱离玄雍,而且在接下来五年的时间内必须无条件效忠于我们联邦。”

死死的盯着处变不惊的王耀,扁鹊转手从背包翻出一瓶绿色化学药剂,然后直接捏碎在掌心之中。

嗞!

腐蚀性极强的化学药物,瞬间就让扁鹊的手掌血肉模糊一片,而借着这股剧烈的痛楚,扁鹊也总算彻底恢复了理智。

他一边低喘,一边重新抬起头,以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王耀:“你似乎很了解我的过去,你以前是不是见过我?”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扁鹊实在难以想象,一个素未谋面的外来者竟然会对自己的生平了若指掌,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而面对扁鹊惊骇莫名的目光,王耀却并没有当面回答,只是兀自继续说道:“徐福的踪迹,换你五年的忠诚,接受,还是拒绝,请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

在那么一瞬间,扁鹊犹豫了三秒,然后便质疑道:“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

“骗?”王耀的语气,泛起了一丝微妙的嘲讽气味:“在这个世上,只有蠢货才会用最低等的骗术去索取一时的信任,先生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不懂得这个道理才对。”

语落,王耀抬头看了看逐渐开始昏暗下去了的天空,大概算了一下当前时间,便再次说道:“我的时间有限,如果没有异议的话,那么我就当先生已经答应我的邀请了。”

这并不是一个反问句,而是一个陈述句。

王耀坚信扁鹊不可能会拒绝他,因为从这场对抗战争开始前,他就早已经安排好一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