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作保




    一秒记住【39小说网 www.39shuba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严语建议放假消息也不是没有经过慎重考虑,但孟解放还是有些迟疑,毕竟这不是儿戏,这种放假消息的伎俩,万一搞砸了,贻笑大方不说,还会影响所里的声誉与权威,且会让人们失去信心。

“你打算放什么样的假消息?我觉着这不太现实,因为咱们还没有明确的嫌疑人,甚至连个范围都没有,若是瞒不住,那就闹笑话了。”

“再说了,咱们办案靠的是扎实的脚步,认真的态度,耐心的排查,可不是什么探案小说,用这样的法子,不光彩,怕是也不会起效……”

孟解放的忧虑,严语也考虑过,此时朝孟解放说:“那么孟队,你办案这么多年,可曾遇到过这样的凶手?”

孟解放顿时明白了严语的意思:“对付非常的凶犯,就要用非常的法子,我明白,但心里总觉着不踏实……毕竟这不是咱们办案的风格……”

严语早有所料:“这也正是我接下来要跟孟队的,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我会说服傅青芳的家属,让他们配合,这完全是我和家属的个人行为,与所里没有半点干系。”

孟解放也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好奇:“你打算放出一些什么消息?”

“你打算让傅青芳装死?这么做虽然凶犯可能不会再来找他麻烦,但总不能隐瞒一辈子吧?”

“而且咱们现在的调查进度,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破案,总不能让傅青芳一直隐姓埋名藏起来吧?”

严语摇了摇头,他自不可能这么做,虽说傅青芳的“马脸”儿子对严语抱有歉意,可以借此来劝说他们,但让傅青芳装死,家属是万万不可能答应的。

眼下傅青芳虽然暂时稳定了,但后续的治疗还不知道会怎样,突然要传出傅青芳抢救不来,已经死掉的消息,家属是不可能会答应的,这个兆头极其不好。

即便家属们并不迷信,也不可能会答应这么做,毕竟实在是太过晦气了。

“不,不需要他装死,咱们只需要家属表达得开心一些就好了。”

“家属表现得开心一些?”严语提出了相反的一个假设,孟解放就更是好奇了。

“是,家属们表现得乐观积极,说明傅青芳的情况很好,也就意味着,傅青芳极有可能复苏,甚至能开口说话。”

孟解放终于明白了严语的用心,但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了。

“我明白了,家属的情绪很好,说明傅青芳情况良好,凶手就能够猜测到,傅青芳有可能会开口说话,他必然会急着来杀人灭口!”

“但这样,也等同于把傅青芳当做诱饵啊!”

这正是孟解放脸色变得难看的原因,无论出于什么动机,他们都不可能让受害者当诱饵,他们是人民群众的保护神,万万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严语却继续摇头:“不,不是傅青芳当诱饵,是我当诱饵!”

“你当诱饵?”

“是,我跟家属去协商,让傅青芳暂时留在卫生院,而我则装扮成傅青芳,被送到上一级医院,只要凶手敢动手,咱们就能够抓住他!”

“要是凶手沉得住气,一直不去找你,傅青芳一直没法转院,因此而造成二次伤害,咱们可没办法向患者家属交待……”虽然严语的计划听起来不错,但孟解放还是有着他的担忧。

而且不得不说,孟解放都是站在受害人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真真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了。

“早先卫生院的医生已经说过,傅青芳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应该是可以撑住一两天的……”

“一两天?你凭什么判断这个凶手一两天内就会来杀人灭口?如果你判断错了呢?咱们做的事情关系到傅青芳的生命,可不能用‘应该’‘或许’之类的词语!”

严语看着孟解放,朝他问说:“孟队,从大小双失踪到现在,一共才多少天?那个凶手又犯下了多少件案子?”

“李准、我、秦钟、关锐、孙立行以及现在的傅青芳,此人心狠手辣,果决快速,几乎拥有着绝对的自信,他又怎么可能容许傅青芳多活一时半刻,把他的秘密揭露出来?”

“所以我说,一两天还算是保守估计,只怕我还没被送到上一级医院,他就会来杀人了!”

孟解放还在犹豫,门外头却突然传来一声调侃:“这个法子我喜欢,老孟啊,你还是老样子,太保守了嘛!”

严语扭头看去,但见得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正抱着双臂,靠在门边,嘴上带着略显嘲讽的笑容,不过能看得出来,他与孟解放是老相识,属于好朋友之间的那种玩笑。

“老于?你怎么来了!”孟解放也很是欢喜,赶忙站起来,走到外头去迎接。

老于却缩了缩手,不与孟解放握手,后者也不觉着唐突无礼,反倒笑了起来,取出烟盒丢给了老于。

老于走进办公室,也不等孟解放介绍,自来熟一般,地了一根烟给严语。

“你就是严语老师吧?你好,我是市支队的于国峰,叫我老于就成。”

严语站了起来,接过了烟,也不知该如何称呼,只好笑说:“于同志您好。”

孟解放赶忙补了一句:“老于是市支队的副队长,以前可是咱们这里的传奇人物,咱们这里也算是他的娘家,严老师不必太客套。”

“老孟,我在这里的时候你们可不是这么说的,什么传奇人物,当时大家都叫我办案狂,我可都记着的!”

孟解放也尴尬,锤了于国峰的胸膛:“行了,老于你就别闹了!”

严语早听孟解放说过,这案子太大,要上报,要请求协助,没想到市里这么重视,连副支队长都亲自来了。

而且这个于国峰带着一股子锐气,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墨守成规,想来办案风格雷厉风行,否则也不会被叫“办案狂”,他觉得这个法子不错,应该不是嘲讽,更不是开玩笑了。

于国峰给严语点燃了烟,而后严肃地说:“咱们支队对县里的大队有指导和协调工作的职责,是可以指定办案的方针的,我觉着你这个法子可行,但你不是我们的人,就算要假扮傅青芳,也该是我们的人去。”

“你让我们的人去?这……这未免太冒险一些了……”孟解放本以为于国峰是调侃,没想到他说得这么认真,看来是真的认可严语的办法!

“原以为你去了市里能稳重一些,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有冲劲,你这是想继续往省里走了啊……”

于国峰只是笑了笑,朝孟解放说:“严格来说,不是你们的人去,而是我们的人去。”

“你们的人?你啊?”孟解放也吃了一惊。

于国峰却是嘿嘿一笑:“我现在可不能随便参与实际行动了,不过我带来一个人,最适合这个工作了!”

“人呢?”孟解放也有些惊讶,没想到于国峰竟有些“怂”了。

于国峰将烟盒往门外丢,一只手突然伸出来,稳稳地接住了烟盒。

“洪大富,原来是部队里的侦察兵,后来说要成立武警部队,就征召到了中央纵队,原本要成为第一批武警的,后来没去成,就到学校里教书几年,现在到了咱们支队,可是咱们支队的开山斧!”

严语也没想到于国峰说起这个人来,竟颇有几分江湖气,扭头看时,也有些惊愕。

这洪大富的年纪与于国峰相差不多,但更显沧桑,胡子拉碴,嘴里叼着半支烟,头发也是乱糟糟,因为没穿制服,看起来就更不正派。

他的身材极其消瘦,好像大病初愈一般,但一双眸子却如鹰隼似刀锋!

洪大富走了进来,伸手去拿桌面的火柴盒,这手才到半途,却突然抓向了严语的脖颈!

这一手来得太快,严语反应过来已经迟了片刻,大拇指贴在脖颈上,一把扣住了洪大富的尾指,用力往外掰!

“糟糕!”严语这只是本能反应,是父亲千百次训练他的结果,已经养成了肌肉记忆,可严语已经意识到,这是洪大富在试探自己!

洪大富松开来,举起双手,表示善意,而后轻轻拿起了桌面的火柴。

“孟队,你们真该好好查一查这位……这位严老师的真实身份了。”

洪大富这一手,也让孟解放目瞪口呆,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是严语的反应!

不过于国峰似乎早有所料,严语心里也有些发紧,本以为他们会放过这件事,但没想到孟解放到底是将这个事情也报了上去!

而于国峰显然连这种细节都没有放过,应该是有详细调查过自己的了!

“差不多就行了,大富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严老师你别在意,教育局那边的证明文件我们都看过了,而且……而且不瞒你说,有人给你担保,所以我们不会对你展开调查,只是大富有些好奇,能让那个人亲自作保的人到底是什么样,才逗你玩玩呢……”

“有人给我作保?”这可就连严语自己的有些吃惊了,不过经过了适才的试探,严语也不再轻易显露自己的情绪。

见得严语沉默,于国峰也像是缓解气氛,朝严语笑着问:“怎么样严老师,大富这样的身形,假扮傅青芳没问题吧?对付那个凶手,够了么?”

严语再看了看洪大富,心里却仍旧有些犯嘀咕,毕竟他与神秘人真正交过手,这个洪大富到底能不能拿下神秘人,严语心里也有点说不准,一切只能试过才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